类案检索:通过司法鉴定方式确定工程款,下浮比例是否仍然执行?


提出问题:通过司法鉴定方式确定工程价款,施工合同约定的下浮比例是否仍然执行?
 
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终337号判决
 
裁判规则:工程总造价是否应当下浮5%。福建九鼎建筑公司认为其5%的让利承诺是基于固定包干价作出的,鉴定机构按实际工程量的金额得出造价,改变计价基础,不应下浮5%。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单栋包干价格人民币627 9953.08元,在此总价下浮5%后单栋价格为596 5955.43元,该结算条款采用包干价格,双方达成下浮合意的前提条件为“在此总价”,即包干的价格基础上。本案通过司法鉴定确定工程价款,改变了下浮合意的前提条件,故对于福建九鼎建筑公司关于工程总造价不应下浮5%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
 
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6890号裁定
 
裁判规则:涉案工程分别于2012年12月28日、2013年2月4日竣工验收合格,合同约定工程款为“总价包干”,按照相应的定额及取费标准让利7%,华福房地产公司应给付丰泽建筑公司工程款共为6888 8654元。
 
首先,丰泽建筑公司在一审中申请对涉案工程造价进行鉴定,一审判决根据鉴定意见,认定华福房地产公司应付丰泽建筑公司工程款为6685 2036元,该价款低于双方约定让利后的合同价款。丰泽建筑公司虽在二审答辩中称应以合同价作为工程价款,但其并未提起上诉,系其对自己权利的处分,故二审判决认定双方工程款以鉴定价款计算并无不当。
 
其次,双方合同中约定的“让利7%”系在合同价款基础上进行的让利,双方并未约定以鉴定工程价款为基数再让利7%。
 
再次,华福房地产公司在本案二审庭审中称“丰泽建筑公司其他都能接受,就这7个点不能接受”,丰泽建筑公司称其“明确表示不让利”,表明双方在一二审中并未达成让利的一致意见,丰泽建筑公司也并未自认在鉴定价款中让利7%,故华福房地产公司认为应采用鉴定意见让利7%计算工程款的理由不能成立。
 
 
和铭律师分析:
 
以上两案的裁判规则是:通过司法鉴定方式确定工程价款,施工合同约定的下浮比例不再执行。
 
笔者认为,这一裁判规则应当区分为两种情况。《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19条第1、第2款规定“当事人对建设工程的计价标准或者计价方法有约定的,按照约定结算工程价款。因设计变更导致建设工程的工程量或者质量标准发生变化,当事人对该部分工程价款不能协商一致的,可以参照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时当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发布的计价方法或者计价标准结算工程价款。”据此,施工合同约定了下浮比例,鉴定机构按照合同约定计价标准或计价方法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也应当执行下浮比例,如果合同约定的计价标准相互矛盾或者施工合同解除,鉴定机构根据建设行政部门发布的计价方法或者计价标准进行鉴定,可以不执行原下浮比例。
 
以史为鉴知得失,发包人拟定施工合同时应当增加一款:“双方发生争议,人民法院/仲裁机构采取鉴定方式确定工程价款,无论鉴定机构是否采用本施工合同约定的计价标准或计价方法,本合同约定的下浮比例仍然执行”。该约定有利于当事人把控交易风险,有利于维护双方的利益格局。(文/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浙江省律师协会:律师参与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操作指引

本操作指引适用于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其目的是为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提供借鉴、经验和指导,仅供参考,不具有强制性。


北京三中院与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联合发布建设工程合同典型案例

发包人违法解除合同,承包人能否主张可得利益损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政府审计条款如何认定?合同无效后,如何计算工程款数额?如何解决发包人、承包人等各方施工主体利益失衡、工程款拖欠严重的现象?


重庆高院: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十大典型案例

在《解答》发布一周年之际,为进一步统一裁判尺度,指导全市法院正确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强化法治宣传,重庆高院筛选出十个具有典型性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例予以发布。


合同法律适用应把握的四种思维方法——以民法典合同编通则司法解释为中心

合同法适用中的疑难问题很多,且随着实践的发展,即使现存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也会层出不穷。因此,《民法典合同编通则解释》虽然内容丰富。但也无法涵盖实践中已经存在或者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


河南高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与方法(一)

针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常见的事实问题进行总结梳理,并提出相应的审查思路和方法,以期为办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的法官提供参考,降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因事实不清或错误而被再审发改的比率。本刊将分两期予以刊登。


最高院再审案例:内部承包关系的认定标准及相关结算争议

原审判决一方面认定虹川钢构公司为涉案工程款的权利人,另一方面将高新置业公司对内部承包人李某海的付款视为已付工程款,实现了三方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自认的法律后果是免除对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