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靠人起诉发包人场景之二:发包人与被挂靠人达成结算协议



提出问题:
假定下列场景:挂靠人请求发包人支付工程款,但是发包人和被挂靠人已经达成结算协议。

发包人答辩:发包人和被挂靠人已经达成结算协议,即使存在挂靠关系,也不影响施工合同与结算协议的效力,应当保护发包人的信赖利益,挂靠人无权向发包人主张工程款。
被挂靠人答辩:因发包人要求,根据实际工程量完成了工程结算;或者不认可挂靠人是实际施工人,被挂靠人是工程承包人,有权进行工程结算。
核心争议焦点:发包人与被挂靠人的结算行为有无正当性,是否存在恶意串通损害挂靠人利益的情形,涉案工程是否应当重新结算。
裁判结果分为以下三个类型。

 


类型一:发包人不知道挂靠关系,发包人与被挂靠人结算有效,鉴于工程业已结算,挂靠人无权向发包人主张权利。

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1245号裁定(许昌信诺置业有限公司、河南林九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规则:本案无证据证明信诺置业公司在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附属合同时知道系牛某贵借用林九建设公司的名义与其签订合同,故信诺置业公司在签订上述合同时有理由相信承包人为林九建设公司,是善意的。本案应优先保护作为善意相对人的信诺置业公司的利益。信诺主张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附属合同有效,有法律依据。一二审判决认定案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附属合同无效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予以纠正。

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终576号判决(河南东方建设集团发展有限公司、河南亚星置业集团有限公司、黄某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规则:关于《黄岗寺嵩山路小区(安置五地块)工程结算协议书》是否应确认无效。在挂靠情形下,被挂靠人是与发包人签订合同的相对人,是与发包人结算工程价款的主体。《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上加盖了东方建设集团及其法定代表人的印章,黄某国仅是作为委托代表人签名,没有证据证明亚星置业公司在签订合同时明知黄某国借用东方建设集团资质。
案涉工程已竣工验收合格并移交业主单位使用,东方建设集团作为被挂靠人已与发包人亚星置业公司签订工程结算协议书对工程价款进行了结算;黄某国作为挂靠人,要求由其再对工程价款进行结算,没有法律依据。
黄某国称东方建设集团、亚星置业公司恶意串通进行结算,损害其利益;亚星置业公司、东方建设集团双方均予以否认。黄某国主张东方建设集团与亚星置业公司恶意串通进行结算损害其利益证据不足,请求确认《黄岗寺嵩山路小区(安置五地块)工程结算协议书》无效的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类型二:发包人知道挂靠人关系,结算行为不具备正当性,结算行为无效,根据鉴定意见重新结算。

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再295号判决(秦虓蓁、韦强、西安星火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晟元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规则:本案晟元建筑公司与秦某蓁等三人于2011年12月21日签订的《施工项目目标管理责任书》和2015年8月28日签订的《协议书》表明,秦某蓁等三人以晟元建筑公司项目部的名义对案涉工程自主施工、自负盈亏、自担风险,晟元建筑公司除收取固定比例管理费外,基本不参与具体施工,秦某蓁等三人是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
2015年10月23日,在本案一审法院就《协议书》组织质证时,星火房地产公司已经知晓秦某蓁等三人与晟元建筑公司签订的《施工项目目标管理责任书》《协议书》内容,因此,至迟至该日,星火房地产公司应当明知秦某蓁等三人系案涉工程实际施工人,晟元建筑公司仅为名义承包人。
结合本案秦某蓁等三人在2013年12月26日即以实际施工人身份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星火房地产公司向其支付所欠付工程款,在晟元建筑公司对秦某蓁等三人系实际施工人不持异议情况下,星火房地产公司应当在实际施工人认可的情况下与晟元建筑公司结算。
但星火房地产公司于一审法院驳回起诉裁定尚未生效、诉讼程序尚未终结之时,在已经知晓一审法院委托鉴定确定的工程款为4649.195959万元、且未通知秦某蓁等三人的情况下,与晟元建筑公司按照3927.439118万元进行了结算,并共同确认所有工程款已结清。
综合考虑上述情况,本院认为,星火房地产公司和晟元建筑公司该结算确定的工程总造价不能约束实际施工人秦某蓁等三人,不能据此认定星火房地产公司已结清案涉工程全部工程款,星火房地产公司仍应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向实际施工人承担付款责任。

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终361号判决(贵州华隆煤业有限公司、六枝工矿(集团)六十五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
裁判规则:原判认定陈某等人系借用六十五公司资质,以六十五公司项目部的名义进行建设工程活动、是本案工程实际施工人并无不当。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一条规定,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签订的合同无效,故华隆煤业公司与六十五公司之间《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本案中华隆煤业公司、六十五公司、陈某等四人对于案涉工程由六十五公司出借资质、实际由陈某等人施工事实明知,实质上华隆煤业公司与陈某等人之间存在事实上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六十五公司与陈某等人《内部承包协议》亦属无效。
本案中,华隆煤业公司作为发包方,应当承担向陈某等四人支付工程价款的责任。华隆煤业公司上诉主张其已按照贵州仁信会计师事务所工程造价意见与六十五建筑公司结算,不应承担支付工程款责任事实依据法律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类型三:被挂靠人未经挂靠人同意与发包人结算,损害了挂靠人利益,赔偿挂靠人损失。
典型案例: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21)京民申1800号裁定(北京天恒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北京北瑞达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
裁判规则:天恒建设集团明知张某强挂靠施工,也明知结算文件载明具体数额的情况下,未征得张某强同意与北瑞达公司就整体工程进行结算,损害了实际施工人的利益,天恒建设集团应当就放弃的部分工程款承担责任。二审法院综合考虑天恒建设集团与张某强之间的挂靠关系、工程造价鉴定结论以及张某强的举证情况,确定的案涉工程造价以及天恒建设集团应向张某强支付的工程款数额,亦无不妥。二审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并结合相应证据所作判决,并无不当。
备注:
事实一:2015年,天恒建设集团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由起诉北瑞达公司,要求北瑞达公司支付工程款918 8984.74元。该案诉讼中,双方自行达成调解并签署协议书,约定:工程款总额为1800 0000元,欠款为402 5040元。
事实二:经鉴定确定部分工程造价2239 7037.89元,张某强就案涉工程报送结算价2438 2815元,本院综合考虑上述因素,确定案涉工程造价为2400 0000元。
二审判决结果:天恒建设集团给付张强工程款455 6616.55元及利息。(文/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原创文章,转载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河南高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与方法(二)

本期将继续推送省法院审监庭有关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和方法(二),针对审判实践中常见的工程价款、工程质量、工期违约、停工损失赔偿等争议问题如何审查提供思路。


分类阅读:人民法院案例库首发34件建设工程纠纷案裁判要点

2024年2月27日,人民法院案例库正式上线并向社会开放,最高人民法院要求今后各级人民法院审理案件时,均应检索案例库,参考同类案例。因此,入库案例具有重要实务参考价值。北京和铭律所事务所对人民法院案例库首发34件建设工程纠纷案分类整理,并与读者分享。


浙江省律师协会:律师参与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操作指引

本操作指引适用于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其目的是为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提供借鉴、经验和指导,仅供参考,不具有强制性。


北京三中院与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联合发布建设工程合同典型案例

发包人违法解除合同,承包人能否主张可得利益损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政府审计条款如何认定?合同无效后,如何计算工程款数额?如何解决发包人、承包人等各方施工主体利益失衡、工程款拖欠严重的现象?


重庆高院: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十大典型案例

在《解答》发布一周年之际,为进一步统一裁判尺度,指导全市法院正确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强化法治宣传,重庆高院筛选出十个具有典型性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例予以发布。


合同法律适用应把握的四种思维方法——以民法典合同编通则司法解释为中心

合同法适用中的疑难问题很多,且随着实践的发展,即使现存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也会层出不穷。因此,《民法典合同编通则解释》虽然内容丰富。但也无法涵盖实践中已经存在或者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