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虎:他违约了,我怎么办




违约实际上涉及到《民法典》在其中所规定的违约救济,也就是解决让老实人不吃亏,让不守信的人受到一定惩罚的问题。

 

第一种可能的违约救济问题是救济的可能性,在《民法》或者《民法典》里把它称之为履行抗辩权。《民法典》525条规定,“当事人互负债务,没有先后履行顺序的,应当同时履行。一方在对方履行之前,有权拒绝其履行请求,一方在对方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时,有权拒绝其相应的履行请求”。


《民法典》526条还规定,“当事人互负债务,有先后履行顺序,应当先履行债务一方未履行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履行请求。先履行一方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相应的履行请求”。


第二种可能的违约救济措施,被称之为解除合同。按照目前的《民法典》规定,始终贯彻了一个最核心的观念,就是对于解除来说,必须是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时候才产生所谓的法定解除权。


我们还应该认识到,有解除权并不代表合同被解除,真的要使合同被解除,必须行使法定解除权。在行使法定解除权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一系列问题,《民法典》对这些问题也进行了非常详尽的规定。


《民法典》565条专门对行使解除权进行了规定,“当事人一方依法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所以在生活中,如果真的想解除合同,最好以书面的方式发出解除通知。


《民法典》566条对解除权合同被解除之后的法律后果也有专门的规定。第一款就提到,“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请求恢复原状或者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请求赔偿损失”。《民法典》又进一步规定560条第二款,合同如果是因违约解除的,解除权人解除合同之后,仍然可以请求违约方承担违约责任。


第三种可能的违约救济措施是违约责任。在《民法典》577条专门对此进行了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民法典》581条专门做了一个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债务或者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根据债务的性质不得强制履行的,对方可以请求其负担由第三人替代履行的费用”。


对于补救措施,《民法典》582条规定,“履行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按照当事人的约定承担违约责任。对违约责任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据本法第五百一十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受损害方根据标的的性质以及损失的大小,可以合理选择请求对方承担修理、重作、更换、退货、减少价款或者报酬等违约责任”。


另外一种违约责任是赔偿损失,《民法典》584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造成对方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是,不得超过违约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约可能造成的损失”。


在习总书记的《民法典》第一课中,专门提到《民法典》是要大家养成自觉守法的意识,形成遇事找法的习惯,培养解决问题靠法的意识和能力。法律之所以要做出这样完整的违约救济措施也是如此。
 

朱虎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法学博士,博士生导师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民法典编纂工作专班成员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

(编辑/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







 

相关内容


浙江省律师协会:律师参与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操作指引

本操作指引适用于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其目的是为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提供借鉴、经验和指导,仅供参考,不具有强制性。


北京三中院与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联合发布建设工程合同典型案例

发包人违法解除合同,承包人能否主张可得利益损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政府审计条款如何认定?合同无效后,如何计算工程款数额?如何解决发包人、承包人等各方施工主体利益失衡、工程款拖欠严重的现象?


重庆高院: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十大典型案例

在《解答》发布一周年之际,为进一步统一裁判尺度,指导全市法院正确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强化法治宣传,重庆高院筛选出十个具有典型性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例予以发布。


合同法律适用应把握的四种思维方法——以民法典合同编通则司法解释为中心

合同法适用中的疑难问题很多,且随着实践的发展,即使现存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也会层出不穷。因此,《民法典合同编通则解释》虽然内容丰富。但也无法涵盖实践中已经存在或者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


河南高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与方法(一)

针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常见的事实问题进行总结梳理,并提出相应的审查思路和方法,以期为办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的法官提供参考,降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因事实不清或错误而被再审发改的比率。本刊将分两期予以刊登。


最高院再审案例:内部承包关系的认定标准及相关结算争议

原审判决一方面认定虹川钢构公司为涉案工程款的权利人,另一方面将高新置业公司对内部承包人李某海的付款视为已付工程款,实现了三方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自认的法律后果是免除对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