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团体意外伤害险,最高法院公报案例刷新了建筑企业的认知



【提出问题】

首先给建筑企业出一道选择题:购买团体意外伤害险目的是什么?

选项A:为了减轻赔偿责任、化解自身风险。

选择B:为了让建筑工人拿到两份赔偿,一份是建筑企业应付的赔偿款,一份是保险赔偿金。

笔者揣测,作为一个谨慎理性的商人,应当选择A。

今天所讲的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21年第10期上关于建筑企业团体意外伤害险的案例,让我们重审既有思维。

 

【公报案例】

名称:范某、俞某、高某与祥龙公司、黄某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纷案

基本事实:祥龙公司为员工投了团体意外伤害险,某员工因工死亡,祥龙公司与死者近亲属范某、俞某、高某因赔偿问题产生争议诉至法院。近亲属从保险公司获得10万元保险金。

争议焦点:祥龙公司主张10万元保险金能否从赔偿款中扣除。

裁判结果:一审法院支持祥龙公司主张,二审法院改判,对祥龙公司主张不予支持。

二审核心裁判理由:

1、劳动者在工作中发生人身伤亡事故,建筑施工企业或实际施工人以投保人身份主张在赔偿款中扣除意外伤害保险金,变相成为该保险受益人的,有违立法目的,依法不予支持。

2、建筑施工企业投保意外伤害险的主观目的在于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但意外伤害险系人身险而非责任财产险,建筑施工企业可以工伤保险或购买雇主责任险,减轻用工风险。

3、人的生命和健康无价,无法用金钱衡量或弥补,被保险人或受益人可获得双重赔偿。

 

【和铭律师分析】

判决理由完全正确。早在2011年,笔者代理过类似案例,接受建筑工人的委托,首先起诉建筑企业,获得了人身伤害赔偿金,其次起诉保险公司,获得了保险赔偿金。有过类似经历,对公报案例很有感触。

2011年4月《建筑法》第48条修改,意外伤害险不再是强制性保险,而是鼓励性保险,建筑企业可以不投意外伤害险。按照公报案例观点,既然意外伤害险不能化解风险,建筑企业完全可以不投。

很多情况下,凡事不能一刀切,工伤保险需要工伤认定,可能涉及安全责任事故的认定与查处,涉及罚款、降低资质等处罚,甚至构成刑事犯罪,意外伤害险是商业保险,对安监或劳动部门对责任认定书没有强制性规定,而且多交保费多赔偿,深受建筑企业青睐,该险种有存在的必要性,甚至有很大的生存空间。

建筑企业投了团体意外伤害险,如何在降低责任、化解风险?笔者建议:

第一、与建筑工人事先约定,建筑工人获得保险金后,可以减轻建筑企业相应的赔偿责任。

第二、赔偿协议约定,建筑企业支付人身损害赔偿金后,伤者或者死者近亲属将获取保险赔偿的权益转让于建筑企业,法律根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13条,第13条规定“保险事故发生后,受益人将与本次保险事故相对应的全部或者部分保险金请求权转让给第三人,当事人主张该转让行为有效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根据合同性质、当事人约定或者法律规定不得转让的除外。”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可以发现,已经有很多生效判决。(文/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

 
 

相关内容


浙江省律师协会:律师参与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操作指引

本操作指引适用于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其目的是为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提供借鉴、经验和指导,仅供参考,不具有强制性。


北京三中院与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联合发布建设工程合同典型案例

发包人违法解除合同,承包人能否主张可得利益损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政府审计条款如何认定?合同无效后,如何计算工程款数额?如何解决发包人、承包人等各方施工主体利益失衡、工程款拖欠严重的现象?


重庆高院: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十大典型案例

在《解答》发布一周年之际,为进一步统一裁判尺度,指导全市法院正确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强化法治宣传,重庆高院筛选出十个具有典型性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例予以发布。


合同法律适用应把握的四种思维方法——以民法典合同编通则司法解释为中心

合同法适用中的疑难问题很多,且随着实践的发展,即使现存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也会层出不穷。因此,《民法典合同编通则解释》虽然内容丰富。但也无法涵盖实践中已经存在或者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


河南高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与方法(一)

针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常见的事实问题进行总结梳理,并提出相应的审查思路和方法,以期为办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的法官提供参考,降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因事实不清或错误而被再审发改的比率。本刊将分两期予以刊登。


最高院再审案例:内部承包关系的认定标准及相关结算争议

原审判决一方面认定虹川钢构公司为涉案工程款的权利人,另一方面将高新置业公司对内部承包人李某海的付款视为已付工程款,实现了三方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自认的法律后果是免除对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