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案检索(工程量签证):刑事鉴定不能在民事诉讼中作为认定工程款的依据



【提出问题】

 

刑事案件中公安机关就工程价款问题委托相关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能否在民事诉讼中作为人民法院认定工程价款的依据?

 

【典型案例】

 

案例一: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终1401号判决

 

基本事实:

 

1、发包人潭衡高速公路公司向公安机关举报承包人中关村建设集团项目经理刘某孝等人涉嫌合同诈骗、行贿犯罪。汉寿县人民法院认定刘某孝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

 

2、潭衡高速公路公司提供公安机关委托信永中和公司出具《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一审法院采信的鉴定意见远高于涉案工程真实造价。

 

3、中关村建设集团认为:刑事判决书认定的是个人行为,与中关村建设集团无关。

 

裁判观点:

 

信永中和公司鉴定意见系公安机关出于刑事侦查目的而委托,鉴定依据的基础材料未经过双方质证,鉴定过程中关村建设集团未参与,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不能直接用于本案中。原审法院未采用信永中和公司鉴定意见,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潭衡高速公路公司的该项主张与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二: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20)吉民终418号裁定

 

裁判观点:

 

一审法院所采信的预算报告,是公安机关基于刑事案件侦查工作需要委托金石公司作出,鉴定程序的启动和鉴定人确定的方式均与民事诉讼中的鉴定不同,非法院审判权介入或者主持下进行的司法鉴定;该预算报告将未经人民法院组织当事人进行质证的材料作为评估依据;该预算报告未经生效判决确认,亦非国家机关在其职权范围内制作的公文书证,因此,该预算报告不能在本案中作为鉴定意见使用,更不具有必然高于其他单位或个人委托作出的造价评估意见的证明效力。该预算报告仅能作为一方当事人远江房地产公司提交的证据材料,与王某效诉前单方作出的预算报告,在证据性质和证明效力上,并无本质差别。

 

【和铭建筑律师分析】

 

刑事诉讼与民事诉讼都可能涉及工程造价鉴定问题。


两类鉴定具有以下区别:(1)鉴定目的不同,刑事诉讼中的鉴定是解决定罪量刑问题,民事诉讼中的鉴定是解决民事权利义务争议;(2)启动方式不同,刑事诉讼中的鉴定由公安机关委托,民事诉讼中的鉴定由人民法院委托;(3)鉴定材料不同,刑事诉讼中的鉴定材料由公安机关提供,当事人不参与鉴定,无权对鉴定材料发表质证意见,而民事诉讼中的鉴定材料由当事人提供,鉴定材料经过当事人双方质证后方可作为鉴定根据。

基于鉴定目的、启动方式、鉴定材料、当事人参与方式的区别,决定了刑事诉讼中的鉴定意见不能作为民事诉讼中人民法院认定工程价款的依据。

 

(文/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邢万兵,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河南高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与方法(二)

本期将继续推送省法院审监庭有关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和方法(二),针对审判实践中常见的工程价款、工程质量、工期违约、停工损失赔偿等争议问题如何审查提供思路。


分类阅读:人民法院案例库首发34件建设工程纠纷案裁判要点

2024年2月27日,人民法院案例库正式上线并向社会开放,最高人民法院要求今后各级人民法院审理案件时,均应检索案例库,参考同类案例。因此,入库案例具有重要实务参考价值。北京和铭律所事务所对人民法院案例库首发34件建设工程纠纷案分类整理,并与读者分享。


浙江省律师协会:律师参与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操作指引

本操作指引适用于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其目的是为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提供借鉴、经验和指导,仅供参考,不具有强制性。


北京三中院与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联合发布建设工程合同典型案例

发包人违法解除合同,承包人能否主张可得利益损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政府审计条款如何认定?合同无效后,如何计算工程款数额?如何解决发包人、承包人等各方施工主体利益失衡、工程款拖欠严重的现象?


重庆高院: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十大典型案例

在《解答》发布一周年之际,为进一步统一裁判尺度,指导全市法院正确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强化法治宣传,重庆高院筛选出十个具有典型性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例予以发布。


合同法律适用应把握的四种思维方法——以民法典合同编通则司法解释为中心

合同法适用中的疑难问题很多,且随着实践的发展,即使现存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也会层出不穷。因此,《民法典合同编通则解释》虽然内容丰富。但也无法涵盖实践中已经存在或者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