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案例之七:达成结算协议,不予启动造价鉴定



晨光建设公司与A村村委会施工合同纠纷案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A村村委会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晨光建筑公司
 
二审: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5)豫法民一终字第151号判决
再审:最高人民法院 (2015)民申字第3504号判决
 
申请理由:
        A村村委会申请再审的理由是建设工程结算造价审核报告中存在多算工程款等问题,二审法院没有依法对工程造价重新进行审计是违法的。具体项目包括:(1)依据双方合同和中标通知书约定,晨光建筑公司在工程款结算时让利2.6%,总工程款为288565763.09元,应让利7502709.7元,但没有让利,应从工程款中扣除。(2)该工程没有达到市级优良标准,无市级优良证书,结算审核时,却按照市级优良标准4.442%取费,多结算工程款107万元,应从工程款中扣除。(3)晨光建筑公司未安装电子智能门锁30套,每套5000元,结算审核时,却按已安装结算,多结算工程款15万元,应从工程款中扣除。(4)电梯未安装对讲电话,每部3000元,结算审核时,按33部结算,多结算工程款9.9万元,应从工程款中扣除。(5)按照双方约定,该工程的一切手续均由晨光建筑公司负责办理,否则,由晨光建筑公司承担一切责任,而该工程在施工中,却因为手续不全,被主管部门罚款449059元,未在工程款中扣除。(6)晨光建筑公司私自出售了7号楼10套房屋,合计525万元,未从工程款中扣除。(7)1号楼至10号楼多结算工程款超过2000万元,应从工程款中扣除。(8)晨光建筑公司承建的车库和室外工程,多结算工程款超过1000万元,应从工程款中扣除。(9)晨光建筑公司至今未将供热配套款项400万元支付热力公司,应从工程款中扣除。以上九项合计款项为48520768.7元,应当从工程款中扣除。
 
最高人民法院裁判规则:
       关于二审判决以工程结算造价确认表作为认定讼争工程造价的依据是否妥当的问题。讼争工程业已验收合格并交付使用,该工程的结算造价审核系由A村村委会委托工程造价咨询机构作出,且对于该审核结论,A村村委会和晨光建筑公司均加盖公章予以认可,可以认定双方已经就讼争工程造价款达成合意。此后,A村村委会还两次出具承诺函,对讼争工程应支付的工程款、已支付的工程款及欠付工程款进行了确认,并按照上述造价实际履行,A村村委会在此期间并未提出任何异议。故一、二审判决据此对A村村委会要求重新鉴定工程造价的申请不予准许,并依据上述工程结算审核造价以及已付款情况确认A村村委会欠付的工程款数额并无不当。A村村委会关于工程结算造价审核报告中存在多算工程款等问题,其未派人参与讼争工程的审核,工程造价咨询公司及晨光建筑公司并未将审核结果提交给A村村委会,故应认定该确认行为是无效行为,以及二审法院没有按照法律规定通知鉴定人到庭作证,故上述造价审核结果不应予以采信等申请理由均不能成立。

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审判指导意见 
《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
第12条 当事人在诉讼前已经对建设工程价款结算达成协议,诉讼中一方当事人申请对工程造价进行鉴定的,人民法院不予准许。
  第13条 当事人在诉讼前共同委托有关机构、人员对建设工程造价出具咨询意见,诉讼中一方当事人不认可该咨询意见申请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但双方当事人明确表示受该咨询意见约束的除外。
《北京高院施工合同纠纷问题解答》
7、当事人在诉讼前已就工程价款的结算达成协议,一方要求重新结算的,如何处理?
当事人在诉讼前已就工程价款的结算达成协议,一方在诉讼中要求重新结算的,不予支持,但结算协议被法院或仲裁机构认定为无效或撤销的除外。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当事人一方以施工合同无效为由要求确认结算协议无效的,不予支持。
《河北高院施工合同案件审理指南》
23.当事人诉前共同委托具有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对涉案工程的工程造价作出鉴定结论,诉讼中一方当事人要求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一般不予准许,但有证据推翻该鉴定结论的除外。承包方提出结算申请后,发包人单方委托鉴定,后承包方以发包人委托鉴定结论为依据起诉要求支付工程款的,按诉前共同委托鉴定处理。
24.发包人对承包方提供的结算报告已经委托有资质的第三方进行审核并经双方签字认可,或者双方当事人已完成工程价款结算,结算报告已经双方签字认可。诉讼中一方当事人要求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不予准许。

案例解读:
       《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第12条规定“当事人在诉讼前已经对建设工程价款结算达成协议,诉讼中一方当事人申请对工程造价进行鉴定的,人民法院不予准许。”当事人双方诉前达成结算协议,该协议对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应当严格遵守,发包人逾期支付工程款,承包人可以起诉要求发包人支付工程款及逾期付款违约金。诉讼中,一方当事人反悔,申请造价鉴定,如果启动造价鉴定,意味着推翻结算协议,基于诚实信用原则,对一方当事人提出的鉴定申请,人民法院不予准许。
       达成结算协议的方式可以双方协商,可以是行政机关、行业协会组织调解,可以是当事人双方共同委托造价鉴定,还可以是一方委托、对方事后认可。无论何种方式,都是当事人处理工程量、工程质量、应付款、已付款等问题的终结性处理协议,体现了“账清、人走、事了”的意思表示。
       本案,A村村委会诉前委托造价鉴定,鉴定结论作出后A村村委会与晨光建筑公司盖章确认,之后A村村委会两次出具承诺函,确认欠款数额,且据此签署数额实际履行,诉前始终未提出异议。诉讼中,A村村委会却提出存在九项差距,差距金额将近5000万,并申请造价鉴定。虽然《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当时尚未出台,但《合同法》第6条规定“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 第8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A村村委会否定鉴定结论而申请司法鉴定,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三级法院对其主张均不予支持。
    (文/和铭律师)



 

相关内容


河南高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与方法(二)

本期将继续推送省法院审监庭有关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和方法(二),针对审判实践中常见的工程价款、工程质量、工期违约、停工损失赔偿等争议问题如何审查提供思路。


分类阅读:人民法院案例库首发34件建设工程纠纷案裁判要点

2024年2月27日,人民法院案例库正式上线并向社会开放,最高人民法院要求今后各级人民法院审理案件时,均应检索案例库,参考同类案例。因此,入库案例具有重要实务参考价值。北京和铭律所事务所对人民法院案例库首发34件建设工程纠纷案分类整理,并与读者分享。


浙江省律师协会:律师参与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操作指引

本操作指引适用于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其目的是为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提供借鉴、经验和指导,仅供参考,不具有强制性。


北京三中院与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联合发布建设工程合同典型案例

发包人违法解除合同,承包人能否主张可得利益损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政府审计条款如何认定?合同无效后,如何计算工程款数额?如何解决发包人、承包人等各方施工主体利益失衡、工程款拖欠严重的现象?


重庆高院: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十大典型案例

在《解答》发布一周年之际,为进一步统一裁判尺度,指导全市法院正确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强化法治宣传,重庆高院筛选出十个具有典型性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例予以发布。


合同法律适用应把握的四种思维方法——以民法典合同编通则司法解释为中心

合同法适用中的疑难问题很多,且随着实践的发展,即使现存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也会层出不穷。因此,《民法典合同编通则解释》虽然内容丰富。但也无法涵盖实践中已经存在或者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