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案检索:未达成结算协议,起诉之日为权利行使之日


和铭律师提示:《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第41条规定:“承包人应当在合理期限内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但最长不得超过十八个月,自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起算。”实践中,施工合同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发包人与承包人未进行工程结算,工程价款金额不确定,此时如何认定“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存在诸多观点。主流观点认为,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表明以法律手段要求发包人履行支付工程款之义务,应当以当事人起诉之日作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律例并行,以例辅律,最高法院大多数判例支持起诉之日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21)最高法民终754号判决

裁判规则:根据《施工协议书》的约定,应付案涉工程结算总价95%的时间为对工程结算总价完成审计并经发包方与承包方双方确认之时。但是,案涉工程完工后,中天公司与凯元公司对工程造价一直未履行审计程序,双方对工程造价也未达成一致意见。鉴于双方对工程竣工验收及工程款的结算均负有责任,一审法院酌定该部分工程款的应付时间按照中天公司起诉之日起算,即2017年3月24日,并无不妥。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终738号判决

裁判规则:南通二建起诉请求法院判决解除合同并支付工程款,起诉之时应作为应当给付工程款之日。因此,南通二建起诉主张对其已施工的工程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未超过法定期间,应予以支持。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终455号判决

裁判规则:案涉工程停工后,双方未对工程价款进行结算,案涉工程造价系在诉讼中通过司法鉴定确定,宇洪公司提起本案诉讼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未超过司法解释规定的期限,宇洪公司对其施工的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在尚欠工程价款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终496号判决

裁判规则:案涉工程未实际交付,工程价款未结算,应付款时间应为陕西航建公司起诉之日。陕西航建公司2015年11月12日提起本案诉讼,主张对案涉工程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并未超过法定期间。一审以双方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2013年10月31日作为优先受偿权的起算时间,认定陕西航建公司已超过法律规定的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六个月法定期限,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终602号判决

裁判规则:关于本案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名京公司主张南通公司的该项权利已经超过行使期限,但是,案涉工程因名京公司原因停工多年,未竣工结算,双方就工程款协商始终未达成一致,工程价款并未确定,南通公司后于2016年11月以起诉方式主张工程款,明确了应当给付工程款的时点和数额,该时点可视为名京公司应当给付工程价款之日,因此,名京公司以对方行使权利超过期限为由进行抗辩理据不足,对其该项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21)最高法民申1703号裁定

裁判规则:广西一建公司就其承建的工程折价或拍卖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自靖西德能公司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起算。广西一建公司与靖西德能公司在提起本案诉讼前未就已完工工程价款进行结算,广西一建公司在起诉解除合同的同时,请求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未超过法定期间。靖西德能公司主张从工程停工之日起算,理由不成立。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21)最高法民申2944号裁定

裁判规则:涉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即停工,双方当事人于2018年12月经协商解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从合同解除之日至中冶建工公司起诉之日,并未超过六个月期限,原判决对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的认定并无不当。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申3851号裁定

裁判规则:华宸公司与华泽公司未就工程款进行结算,案涉建设工程价款数额未确定。华宸公司在2016年9月1日就案涉工程价款提起本案诉讼时,一并主张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并未超过六个月期限。据此,原审判决华宸公司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对本案工程就其承建部分折价或拍卖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并无不当。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申5566号裁定

裁判规则:本案双方诉讼之前未能结算完毕案号:最高人民法院(双方直至2016年10月26日仍签订《关于霍邱旭日尚城工程款结算等问题的补充协议》、2016年12月17日签署《备忘录》对工程款支付作出约定,且约定为暂定工程造价),工程价款于诉讼阶段通过的司法鉴定最终确定,因此本案经工集团于2017年1月起诉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不超出上述司法解释规定的六个月期限。

案号: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皖民终88号判决

裁判规则:本案中,双方的主要争议在于如何界定“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案涉工程未完工,建鑫公司虽已撤场,但无证据证明其已向富通公司交付。从合同约定看,工程未完工,合同约定的工程价款结算条件尚未成就。从2014年11月1日双方签署的工程联系单、2016年4月11日富通公司代理人在建鑫公司报送的决算书中签署的意见、以及2016年5月13日富通公司向建鑫公司发送的《关于富通项目复工事宜》函件等的内容看,双方对已完工程并未完成结算。2014年11月1日双方签署工程联系单时,双方当事人均未明确主张解除合同,所订立的合同尚在履行期间,建鑫公司所主张的应为阶段性工程价款,富通公司认为应以建鑫公司主张阶段性工程款的时间作为优先受偿权的起算时间,本院不予支持。

因双方对工程价款的数额存有争议,建鑫公司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正式主张权利,请求确认富通公司欠付工程款,故“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应为建鑫公司提起诉讼之日,即建鑫公司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应从2017年1月5日起算。建鑫公司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未超过六个月。对富通公司有关建鑫公司行使优先受偿权已超过六个月期限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编辑/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

 

 

相关内容


河南高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与方法(二)

本期将继续推送省法院审监庭有关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和方法(二),针对审判实践中常见的工程价款、工程质量、工期违约、停工损失赔偿等争议问题如何审查提供思路。


分类阅读:人民法院案例库首发34件建设工程纠纷案裁判要点

2024年2月27日,人民法院案例库正式上线并向社会开放,最高人民法院要求今后各级人民法院审理案件时,均应检索案例库,参考同类案例。因此,入库案例具有重要实务参考价值。北京和铭律所事务所对人民法院案例库首发34件建设工程纠纷案分类整理,并与读者分享。


浙江省律师协会:律师参与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操作指引

本操作指引适用于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其目的是为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提供借鉴、经验和指导,仅供参考,不具有强制性。


北京三中院与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联合发布建设工程合同典型案例

发包人违法解除合同,承包人能否主张可得利益损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政府审计条款如何认定?合同无效后,如何计算工程款数额?如何解决发包人、承包人等各方施工主体利益失衡、工程款拖欠严重的现象?


重庆高院: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十大典型案例

在《解答》发布一周年之际,为进一步统一裁判尺度,指导全市法院正确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强化法治宣传,重庆高院筛选出十个具有典型性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例予以发布。


合同法律适用应把握的四种思维方法——以民法典合同编通则司法解释为中心

合同法适用中的疑难问题很多,且随着实践的发展,即使现存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也会层出不穷。因此,《民法典合同编通则解释》虽然内容丰富。但也无法涵盖实践中已经存在或者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