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法院案例库建设工程案解读:优先受偿权能否排除强制执行


和铭律师按:发包人为被执行人的其他案件正在执行,承包人获悉后,以利害关系人身份提出执行异议,请求中止执行,并主张优先受偿权,或者以案外人身份提出执行异议,请求确认其享有优先受偿权。执行法院如何处理两类异议?人民法院案例库两起案例涉及此类纠纷,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予以解读,同时检索了相关案例。

参考案例 索某某与许某某等执行复议案

2024-17-5-202-022/执行/执行复议案件/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2023.03.27/(2023)鲁执复43号/执行

裁判要旨:优先受偿权是债权优先得到清偿的权利,只是一种顺位权,不能产生阻却执行的效力。建设工程优先权人不得以其对建设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为由要求停止执行,可以在执行程序中向法院提出优先分配价款的主张。

参考案例 南充金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唐某执行复议案

2024-17-5-202-011/执行/执行复议案件/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 2023.03.28/(2023)川13执复66号/执行

裁判要旨:承包人作为另案债权人,基于对执行标的享有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对人民法院的处置行为提出异议,属于利害关系人对执行法院的执行措施提出异议,应当按照对执行行为的异议予以审查。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是对建设工程的变价款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该权利并不足以排除对该建设工程的强制执行,承包人可在该建设工程的执行程序中参与案款分配并主张其优先权,执行法院在处理该执行标的变价款前,应对承包人的建设工程价款予以预留。

 

 

和铭律师分析:

根据执行异议的对象不同,《民事诉讼法》将执行异议区分为执行行为异议与执行标的异议,设置了相应的救济程序。《民事诉讼法》第232条规定了执行行为异议,异议人是当事人或利害关系人,异议原因是执行行为违反法律规定,异议目的是撤销或更正违法或不当的执行行为,当事人或利害关系人对异议裁定不服,可以向上一级法院申请复议。《民事诉讼法》第234条规定了执行标的异议,异议人是案外人,异议原因是案外人对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权益,异议的目是排除强制执行,案外人或当事人对异议裁定不服,认为原判决、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决、裁定无关的,可以提起执行异议之诉。

另案正在执行,执行申请人申请拍卖建设工程,承包人以享有优先受偿权为由对执行行为提出异议,请求中止执行,承包人主张能否获得支持?《民法典》第807条第1款、第2款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根据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债权具平等性,不因其成立先后而有效力上的优劣,其效力一律平等。无论是承包人,还是抵押权人、普通债权人,均可以催告发包人支付相应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各债权人均可提起诉讼,判决生效后均可申请强制执行,请求拍卖建设工程,拍卖价款是发包人清偿所有债务的责任财产。先执行法院采取查封、扣押、评估、拍卖等执行措施均是合法行为,建设工程经过拍卖变现为货币,恰恰是承包人实现优先受偿权的前提条件,故承包人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32条对执行行为提出执行异议,不予支持。

《民法典》第807条第3款规定:“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施工合同司法解释》第36条规定:“承包人根据《民法典》第八百零七条规定享有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优于抵押权和其他债权。”这是优先受偿权制度的核心,优先受偿权的本质是工程款债权优先受偿的顺位权,该权利不是对建设工程本身享有的实体权利,更不是优先拍卖和处分的程序权利,承包人对建设工程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权利,故承包人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34条提出案外人执行异议和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主张排除强制执行,亦不能获得支持。

面对另案正在执行,承包人应当依法向执行法院提出参与分配申请。《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157条规定:“人民法院对抵押物、质押物、留置物可以采取财产保全措施,但不影响抵押权人、质权人、留置权人的优先受偿权。”第506条第2款规定:“对人民法院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有优先权、担保物权的债权人,可以直接申请参与分配,主张优先受偿权。”《执行工作若干规定》第31条规定:“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所有的其他人享有抵押权、质押权或留置权的财产,可以采取查封、扣押措施。财产拍卖、变卖后所得价款,应当在抵押权人、质押权人或留置权人优先受偿后,其余额部分用于清偿申请执行人的债权。”据此,承包人有权申请参与分配,执行法院在处置执行标的物时,应当优先保护承包人实现工程款债权。

《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507条第1款规定:“申请参与分配,申请人应当提交申请书。申请书应当写明参与分配和被执行人不能清偿所有债权的事实、理由,并附有执行依据。”承包人申请参与分配,应当向执行法院递交参与分配申请书,并保留提交参与分配申请书的证据。

当然,承包人申请参与分配时,可能尚未取得生效法律文书,承包人可以申请执行法院预留工程款范围内的拍卖价款,待生效法律文书明确优先受偿权的范围后再由执行法院进行处置。

 

类案检索报告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执复122号裁定

裁判规则:建设工程款应当从案涉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中优先受偿,而不是直接受让工程的物权。也就是说,工程价款作为债权虽基于留置而具有优先受偿的属性,但恰如其他担保物权一样,均应在工程的变价款中优先受偿。因此,江苏中科建公司以工程价款优先受偿为由不能阻止案涉工程的评估拍卖程序(注:已起诉,未判决)。

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3207号裁定

裁判规则:裕丰公司拖欠国安建设公司的建设工程价款已经为生效判决所确认,如该公司对执行标的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并在法定期间内主张,该公司可以申请参与到执行程序中并主张对标的物优先分配,而不应以案外人身份提起执行异议之诉(注:生效判决认定了工程款,未确认优先受偿权)。因此,二审法院裁定驳回国安建设公司的起诉,并指引国安建设公司申请参与到执行程序中,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案号: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21)宁执复38号裁定

裁判规则:一建公司请求确认其对上述工程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并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注:生效判决认定了工程款,未确认优先受偿权)。首先,建设工程优先权的确认,需经实体程序审理予以确认,不属于本案执行行为异议审查范围。其次,一建公司主张的是建设工程价款在执行中享有优先受偿权,而非对工程本身享有实体权利,这是对执行行为的异议,银川中院适用《民事诉讼法》第225条予以审查,适用法律正确。另外,如一建公司认为其享有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应通过参与到执行程序中主张优先受偿权的方式参与分配。综上,复议申请人一建公司的复议请求不能成立。

案号: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2021)青执复32号裁定

裁判规则:鑫海丰公司对西宁中院拍卖的建筑物是否享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及享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范围、数额,应当在参与分配程序中审查(注:生效判决认定了工程款,未确认优先受偿权)。因此,鑫海丰公司关于对四维公司二期1#厂房、展厅综合楼、二期围墙的拍卖变现款中优先受偿的复议请求和理由,不属于本案审查范围,本院不予支持。

案号: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21)鄂执复236号裁定

裁判规则:武汉中院在执行中对以上房产进行查封、张贴评估公告及委托评估等执行行为符合法律规定,丰菱公司认为该公司享有优先受偿权能够排除法院执行没有法律依据(注:已起诉,未判决)。另,虽然丰菱公司关于优先受偿权的主张并不能阻止执行程序的继续推进,但该公司可在法院分配以上财产价款之前主张优先受偿的权利。

案号: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21)冀执复620号裁定

裁判规则:如果复议申请人津莆公司确实是案涉评估、拍卖的建设工程施工方且被执行人尚未支付工程款,唐山中院通过审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等证据仍无法确定优先受偿权范围的,可告知其尽快通过诉讼程序取得优先受偿权的执行依据(注:未起诉)。另,虽然复议申请人津莆公司关于优先受偿权的主张并不能阻止执行程序的进行,但执行机构在处置该执行标的时,应当依法优先保护其债权实现,对津莆公司主张的建设工程价款予以预留,待其通过诉讼途径明确优先受偿权的范围后再行处置。综上,唐山中院作出的(2021)冀02执异781号执行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结果应予维持。

案号: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20)晋执复112号裁定

裁判规则:关于复议申请人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问题。复议申请人可以直接向长治中院申请参与分配,长治中院应当受理。经查,本案复议申请人已经参与分配,并且分得拍卖款项(注:未起诉),故复议申请人在执行异议申请中提出该项请求,长治中院不在本异议案件中进行处理并无不当。

案号: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16)津执复27号裁定

裁判规则:二中院在(2015)二中执字第0359号案件的执行过程中,依法对查封房产进行评估、拍卖,申请复议人环宇公司虽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但并不能排除执行法院处分查封财产的执行行为,申请复议人环宇公司可以就建设工程的拍卖价款请求优先受偿(注:生效判决认定了工程款,确认了优先受偿权),故申请复议人环宇公司主张中止对碧水庄园三期房产的执行及停止拍卖等处分措施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案号: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9)京03执异560号裁定

裁判规则: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系债权而非物权,并不足以排除强制执行,其法益可通过执行程序中财产处置程序实现。故中天公司以该项理由请求中止处分,本院不予支持(注:生效判决认定了工程款,未确认优先受偿权)。案外人既提出排除执行异议又提出执行行为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分别审查,本案经当庭释明,异议人坚持援引民事诉讼法第227条之规定提出案外人实体异议,而上述该项理由属执行行为异议审查范畴,故该理由不属于本案审查范围,其可另行主张。

案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20)京02执异359号裁定

裁判规则:恒山建设集团对案涉工程变价款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尚不确定,其所提要求本院停止限制其优先受偿权行使范围的异议缺乏事实依据(注:已起诉,未判决)。此外,从本院执行实施部门告知其的内容看,本院只是告知恒山建设集团即使其享有优先受偿权,也仅能在404.12万元范围内主张,本院将来会预留404.12万元,待上述问题明确后再予处理,故本院尚未作出正式的执行行为。综上,本院对恒山建设集团所提异议不予支持。

案号: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21)辽执复506号裁定

裁判规则:复议申请人九洲公司以其作为泛美公司所有的案涉房产的施工总承包单位,对该标的物具有工程款优先受偿权和其他债权为由,请求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27条规定,中止对案涉房产和建设用地使用权的评估及拍卖(注:未起诉)。《民事诉讼法》第227条规定的案外人异议,是指执行案件当事人以外的第三人,对执行标的主张阻止执行的实体权利,请求对该标的停止执行而向执行法院提出的实体异议,而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是指承包人对于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并不是实体权利。本案中,九洲公司以对案涉房产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和其他债权为由,对执行标的提出异议,因其并不是基于实体权利而提出的异议,故其异议不符合案外人异议案件受理条件,应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应驳回其异议申请。据此大连中院裁定驳回九洲公司的异议申请并无不当。

案号: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19)津执复92号裁定

裁判规则:正太集团有限公司以对诉争房地产享有优先受偿权为由(注:未起诉),要求按照《民事诉讼法》第227条规定进行审查不妥,同时请求法院中止执行亦无依据,对其异议请求不予支持。(文/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

 

 

 

相关内容


最高法院刘贵祥:关于新公司法适用中的若干问题

新公司法在完善公司资本制度和公司治理结构,加强股东权利保护,强化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董监高责任等诸多方面的制度创新亮点纷呈、可圈可点。人民法院在准确适用新公司法和清理修改有关司法解释过程中应就此次修订涉及的几个主要问题予以重点关注。


人民法院案例库建设工程案解读:驳回实际施工人起诉不当,最高院指令审理

挂靠模式下,挂靠人实际投入人财物,是工程款的终极获取者。然而,被挂靠人是施工合同约定的承包人,且因为挂靠人对外实施商事行为导致被挂靠人承担高额经济责任,被挂靠人试图起诉发包人,请求发包人支付工程款,人民法院是否受理被挂靠人的起诉?如何审理此类案件?


人民法院案例库建设工程案解读:未保护优先受偿权,以物抵债裁定被撤

发包人为被执行人的案件正在执行,建设工程两次流拍,执行法院出具以物抵债裁定,将建设工程折价用于清偿执行案款。此时,承包人以利害关系人身份提出执行异议,请求纠正错误执行行为,保护优先受偿权,执行法院如何处理?


新《公司法》46个关键点+9个财税变化要点

本次公司法修改,坚持问题导向,总结实践经验和理论成果,为便利公司投融资、优化治理机制提供更为丰富的制度选择,规范公司的组织和行为,强化各方主体责任,切实维护公司、股东、职工和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亮点纷呈,有许多制度创新和解决实际问题的举措。


人民法院案例库建设工程案解读:优先受偿权能否排除强制执行

发包人为被执行人的其他案件正在执行,承包人获悉后,以利害关系人身份提出执行异议,请求中止执行,并主张优先受偿权,或者以案外人身份提出执行异议,请求确认其享有优先受偿权。执行法院如何处理两类异议?人民法院案例库两起案例涉及此类纠纷,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予以解读,同时检索了相关案例。


河南高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与方法(二)

本期将继续推送省法院审监庭有关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和方法(二),针对审判实践中常见的工程价款、工程质量、工期违约、停工损失赔偿等争议问题如何审查提供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