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辉:人格权独立成编,有何深意




人格权在《民法典》中独立成编具有很多意义。一方面是权利宣示意义上的考量,突出了人格权的重要性。另一方面这也是时代和历史发展的需要,人作为高级的动物,在物质生活层面得到一定满足的时候,一定会有更超脱一点层面的追求,这样的追求需要被及时地转换为法律语言。
 
《民法典》一共是7编,1260条。人格权编在989条-1139条,加上一般规定一共是6章,51条。第990条给人格权下了定义,人格权是民事主体享有的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名称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等权利。这里加了一个“等”字,这表明首先人格权是以人格的利益为客体,而不是财产的利益;其次人格权是一个开放的权利架构。
 
第990条的第二款规定,除前款规定的人格权外,自然人享有基于人身自由、人格尊严产生的其他人格权益。这里面提到的两种人格利益,一种叫人身自由,一种叫人格尊严,后面没有“权”,这种表述在表达上更加抽象,外延更宽,解决余地也更大。
 
人格权编还明确了某些人格利益的经济利用规则。由于某些人格利益会带上商业利用的价值和属性,因此要制定相应的规则。第993条规定,民事主体可以将自己的姓名、名称、肖像等许可他人使用,但是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根据其性质不得许可的除外。这明确了标表型的人格利益,法律上不妨碍投入到经济利用的领域当中。同时,性质上不可以许可商业利用的除外。
 
第996条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损害对方人格权并造成严重精神损害,受损害方选择请求其承担违约责任的,不影响受损害方请求精神损害赔偿。这一条限定了损害对方人格权,这是人格权编中一个比较大的突破。
第1009条也是一个新的亮点,“从事与人体基因、人体胚胎等有关的医学和科学活动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不得危害人体健康,不得违背伦理道德,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这是一般性的规定,但是这样的规定非常重要。
 
这次《民法典》的人格权编还对性骚扰进行了细化。第1010条规定,违背他人意愿,以言语、文字、图像、肢体行为等方式对他人实施性骚扰的,受害人有权依法请求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性骚扰界限到底在哪里?将来还需要在具体的审判实践中进一步分析。
 
第1019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丑化、污损,或者利用信息技术手段伪造等方式侵害他人的肖像权。未经肖像权人同意,不得制作、使用、公开肖像权人的肖像,但是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这表明科技进步及时在法律当中得到了体现。
 
还有一个非常大的亮点体现在隐私权,不仅进一步完善和丰富了隐私权的概念,而且把个人信息明确纳入到民法的保护范围。第1032条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刺探、侵扰、泄露、公开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权。
 
对于个人信息,第1034条明确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个人信息当中的一些私密信息,如果适用隐私权保护的规定,优先适用关于隐私权的规定,隐私权没有规定的,适用个人信息保护相关规定。

姚辉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

 (编辑/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



 
 

相关内容


浙江省律师协会:律师参与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操作指引

本操作指引适用于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其目的是为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提供借鉴、经验和指导,仅供参考,不具有强制性。


北京三中院与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联合发布建设工程合同典型案例

发包人违法解除合同,承包人能否主张可得利益损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政府审计条款如何认定?合同无效后,如何计算工程款数额?如何解决发包人、承包人等各方施工主体利益失衡、工程款拖欠严重的现象?


重庆高院: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十大典型案例

在《解答》发布一周年之际,为进一步统一裁判尺度,指导全市法院正确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强化法治宣传,重庆高院筛选出十个具有典型性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例予以发布。


合同法律适用应把握的四种思维方法——以民法典合同编通则司法解释为中心

合同法适用中的疑难问题很多,且随着实践的发展,即使现存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也会层出不穷。因此,《民法典合同编通则解释》虽然内容丰富。但也无法涵盖实践中已经存在或者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


河南高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与方法(一)

针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常见的事实问题进行总结梳理,并提出相应的审查思路和方法,以期为办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的法官提供参考,降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因事实不清或错误而被再审发改的比率。本刊将分两期予以刊登。


最高院再审案例:内部承包关系的认定标准及相关结算争议

原审判决一方面认定虹川钢构公司为涉案工程款的权利人,另一方面将高新置业公司对内部承包人李某海的付款视为已付工程款,实现了三方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自认的法律后果是免除对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