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房屋转售于集体组织成员,第二手合同有效


 

阅读提示:近日,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对2020年至2023年期间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的北京市顺义区范围内的农村房屋买卖无效合同纠纷案例进行检索。律师团队研究后将相关纠纷划为四个类型,本号逐期刊出,以飨各位。

 

第二类:农村房屋连环买卖,第二买受人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买卖合同有效
典型案例:郑某与董某、刘某、雷某农村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
上诉人(原审原告、出卖人):郑某,户籍地北京市顺义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第一买受人):董某,户籍地河北省三河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第二买受人):刘某,户籍地北京市顺义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第三买受人):雷某,户籍地北京市海淀区
一审: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2021)京0113民初11432号判决
二审: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21)京03民终18347号判决
裁判规则:本案所涉农村房屋经多手转让,先由郑某卖予董某,董某卖予刘某,刘某卖予雷某。经查,郑某和刘某系同一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故涉案房屋交易至刘某处时已不存在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权益之情形。结合上述事实及双方提交的相关证据,郑某在售房二十余年之后主张刘某之前的农村房屋买卖合同无效,依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其基于合同无效所提出的返还房屋等诉讼请求,本院亦无法支持。
郑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同类案例: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20)京03民终10650号判决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20)京03民终3011号判决
 
和铭律师分析:
农村居民将本集体土地上房屋出售于城镇居民,房屋买卖合同无效,是成熟稳定的裁判规则。
本案特殊之处在于涉案房屋被出售三次,先后订立三份买卖合同。出卖人请求确认三份买卖合同均无效,请求第三买受人雷某返还涉案房屋及《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
郑某将涉案房屋出售于城镇居民董某,买卖合同无效。董某将涉案房屋又出售于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刘某,签订了第二手买卖合同。民法理论上有合同效力补正规则,即交易时合同无效,但是诉讼阶段违法情形消失或者买受人取得法定资格,本着“促进交易、尽量使合同有效”理念,无效合同转变为有效合同。董某涉案房屋出售于刘某,集体土地又回归至本集体,集体土地没有被转让或变相转让,与《土地管理法》追求的立法目的和宗旨吻合,基于此,出卖人郑某请求确认第一手买卖合同、第二手买卖合同均无效的主张,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刘某将涉案房屋出售于城镇居民雷某,签订了第三手买卖合同,雷某占有涉案房屋。合同具有相对性,仅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虽然第三手买卖合同无效,但是出卖人郑某与雷某之间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郑某请求雷某返还房屋及《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的主张,人民法院亦不予支持。
整体而言,出卖人郑某的预期诉讼目的没有实现。部分案件中,出卖人称第一买受人与第二买受人之间存在恶意串通行为,但是不能提供相关证据,故其主张无法获得支持。(文/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原创文章,转载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浙江省律师协会:律师参与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操作指引

本操作指引适用于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其目的是为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提供借鉴、经验和指导,仅供参考,不具有强制性。


北京三中院与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联合发布建设工程合同典型案例

发包人违法解除合同,承包人能否主张可得利益损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政府审计条款如何认定?合同无效后,如何计算工程款数额?如何解决发包人、承包人等各方施工主体利益失衡、工程款拖欠严重的现象?


重庆高院: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十大典型案例

在《解答》发布一周年之际,为进一步统一裁判尺度,指导全市法院正确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强化法治宣传,重庆高院筛选出十个具有典型性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例予以发布。


合同法律适用应把握的四种思维方法——以民法典合同编通则司法解释为中心

合同法适用中的疑难问题很多,且随着实践的发展,即使现存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也会层出不穷。因此,《民法典合同编通则解释》虽然内容丰富。但也无法涵盖实践中已经存在或者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


河南高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与方法(一)

针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常见的事实问题进行总结梳理,并提出相应的审查思路和方法,以期为办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的法官提供参考,降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因事实不清或错误而被再审发改的比率。本刊将分两期予以刊登。


最高院再审案例:内部承包关系的认定标准及相关结算争议

原审判决一方面认定虹川钢构公司为涉案工程款的权利人,另一方面将高新置业公司对内部承包人李某海的付款视为已付工程款,实现了三方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自认的法律后果是免除对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