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案例之十八:如何理解六个月行使期限




《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第22条
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起算。
 条文解读:
《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第22条规定了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起算点问题。从逻辑上说,优先受偿权应当是在发包人应当给付工程款而未给付之时,当发包人支付工程价款已届履行期,承包人关于支付工程款的请求才可能得到支持,相应地,届时主张优先受偿权才有意义。
“应该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分几种情况理解,一是达成结算协议,工程价款数额确定,施工合同约定的支付时间是应付款之日,二是工程价款数额确定,未约定支付时间,催告支付之日是应付款之日,三是工程未经结算,当事人对工程款数额有争议,起诉或申请仲裁之日视为应付款之日。
 
案例检索:
《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实施后,关于行使优先受偿权起算点纠纷出现了不同裁判规则:
 1、应付款之日。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最高法民终250号判决:双方重新约定要求光伏农业公司于2017年11月15日前付清工程进度款,本案优先受偿权起算时间应为2017年11月15日,故至葛洲坝机建公司2018年3月7日提起诉讼时并未超过六个月行使期限。
 2、起诉之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皖民终88号判决:因双方对工程价款的数额存有争议,建鑫公司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正式主张权利,请求确认富通公司欠付工程款,故“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应为建鑫公司提起诉讼之日,即建鑫公司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应从2017年1月5日起算,建鑫公司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未超过六个月。
 3、价款确定之日。最高人民法院(2018)最高法民终620号判决:直至2017年9月21日,欠付工程款的数额才确定,恒源公司应付苏中公司工程款的具体数额才最终确定,优先受偿权起算点应当确定为工程款数额确定的次日即2017年9月22日,较为公平合理。苏中公司于2017年11月17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并主张就该建设工程拍卖、变卖的价款优先受偿,并未超过优先受偿权保护期限。
 4、催告支付工程款之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鄂民终118号判决:《财务费用确认单》载明有最终结算依据的内容,但均未载明多肽公司应当支付相关款项的时。根据《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四)款规定:“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因多肽公司并未主动履行工程款,故多肽公司一直处于欠付工程款的持续违约状态,故工建三公司在2017年12月17日向多肽公司发送请求支付工程款的《申请报告》的时间,应当视为工建三公司主张案涉工程款的时间,故以2017年12月17日作为优先受偿权的起始时间,工建三公司向一审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时间为2018年5月15日,并未超过法定6个月期限。 
上述四起案例有所区别,但最终裁判结果都是从应付款之日确定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需要特别提醒的是,如果承包人怠于行使权利,将面临权利丧失的不利后果,如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黔民终180号判决载明“双方于2015年9月19日结算确定了应付工程款,故中天南苑公司自结算次日起应支付相应工程款,雄新公司对案涉工程价款的优先受偿权自2015年9月20日起算,2018年10月15日雄新公司起诉主张该权利时,已超过六个月期限,雄新公司主张优先受偿权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难点辨析:
  《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第18条规定: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一)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二)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三)建设工程未交付,工程价款也未结算的,为当事人起诉之日。”该条是发包人向承包人支付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起算时间的规定,该规定对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受偿权的起算时间亦有借鉴意义。
   本文对此有不同看法。《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第18条第2款第1项、第2项是基于发包人已经接受工程或怠于进行竣工验收的事实,从平衡当事人利益角度作出的规定,但第1项、第2项规定时间点当事人尚未进行结算,工程价款数额不确定,支付时间亦不确定,不能将两个时间点作为行使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反之,如果将两个时间点作为起算点,又将回归《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规定的老路子,违背《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第22条的立法初衷。(文/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
 
注释: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最高人民法院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9年1月第1版,第443页。

   ②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最高人民法院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9年1月第1版,第460页。
   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4条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该规定不符合工程领域现状。工程竣工或停工后六个月期限内通常完不成工程结算,如果涉及第三方审价,结算周期将会更长,工程价款数额不确定,承包人无法行使优先受偿权。(文/北京和铭律师事务所)


 

相关内容


浙江省律师协会:律师参与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操作指引

本操作指引适用于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其目的是为律师参与建设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活动提供借鉴、经验和指导,仅供参考,不具有强制性。


北京三中院与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联合发布建设工程合同典型案例

发包人违法解除合同,承包人能否主张可得利益损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政府审计条款如何认定?合同无效后,如何计算工程款数额?如何解决发包人、承包人等各方施工主体利益失衡、工程款拖欠严重的现象?


重庆高院: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十大典型案例

在《解答》发布一周年之际,为进一步统一裁判尺度,指导全市法院正确审理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件,强化法治宣传,重庆高院筛选出十个具有典型性的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例予以发布。


合同法律适用应把握的四种思维方法——以民法典合同编通则司法解释为中心

合同法适用中的疑难问题很多,且随着实践的发展,即使现存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也会层出不穷。因此,《民法典合同编通则解释》虽然内容丰富。但也无法涵盖实践中已经存在或者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


河南高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事实查明的思路与方法(一)

针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常见的事实问题进行总结梳理,并提出相应的审查思路和方法,以期为办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的法官提供参考,降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因事实不清或错误而被再审发改的比率。本刊将分两期予以刊登。


最高院再审案例:内部承包关系的认定标准及相关结算争议

原审判决一方面认定虹川钢构公司为涉案工程款的权利人,另一方面将高新置业公司对内部承包人李某海的付款视为已付工程款,实现了三方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自认的法律后果是免除对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